您的位置: 首页 >  则不威 >  正文内容

母亲_情感文章

来源:三十而立网    时间:2020-10-16




  (一)

  母亲呆坐在窗台边,看窗外斜织的雨幕。夜深人静了,又是一个漫长的雨夜,雨丝象绷带一样缠绕着让人窒息,雨点敲打着窗棂滴滴都痛在心头。自从去年的秋天,那个秋雨凄肃的下午,儿子在她千呼万唤中唤不开双眼的时候,母亲的天空就永远都是阴霾的,滴着思念悲痛的泪。

  夜很深了,夜幕中清晰的传来子夜的钟声,母亲似从梦中惊醒,近半年来,她电视也不看了,什么娱乐活动也免了,每晚就这样静静的将自己坐成了一尊雕塑。她把一直端详在手的儿子大学毕业时的照片小心的放在床头,那张灿烂青春的笑脸宛如昨日,母亲叹息着躺在床上,黑暗中似乎传来儿子低声的问候:晚安,妈妈!

  一夜又没有睡好,清晨起来匆匆的赶往单位,母亲很庆幸,还有工作能将她从悲痛中拉出来。昨晚一夜的春雨,带着春寒的肃杀,使大街显得格外的冷清,寥寥走过的人中,有几个还带着口罩,据说现在有一种传染病叫做SARS,蔓延得很凶,死亡率极高,虽然在自己居住的这个小城里还没有发现这样的病例,但是人们对它已经是谈虎色变了,除了万不得已,都尽量避免少出门。母亲深有感触,她深刻的理解这种恐慌:健康第一啊,否则生离死别,人生营造的什么幸福都是白搭!

  走进办公室,两三个早来的同事正在议论着什么,一看母亲进来,都住了嘴。母亲心中有些狐疑,这段时间,她觉得同事们看她的神色有些特别,是可怜她中年丧子吗?不对,那应该是默默的略带同情的关切,母亲熟悉那种眼神,这半年来,支撑她走到现在的也就是它们,她曾经打心底的感谢那些关心她的朋友和同事们。

  可是现在,母亲分明感到同事的眼光里有一份秘密的探询,亦或是一种发现秘密的诡异,她很有吉林治疗癫痫病好医院是哪家些恼火了,这几个月来,除了悲哀以外,她其他的感情都麻木了,其他的事情都淡漠了,自己又有什么秘密可言呢?

  她有些失控的将同事小莉一把拉到了门边,这个从财会学校毕业没几年的中专生,是母亲手把手的带着她适应着繁琐的工作的,她一直称母亲为老师,对她是极为的尊重。面对着母亲急切的质问,小莉嗫嚅的说:“老师您别生气,我们只是猜测着,您儿子的死可能跟SARS有关,全公司的人都这么传说着!”

  儿子的死有可能是SARS?母亲呆住了,她难以置信,怎么会呢?去年秋天,儿子确实是从广州出差回来犯的病,发烧不退,咳嗽不止,被诊为急性肺炎,发病才两天就抢救无效死亡,一直健壮的儿子就这样轻易的离她而去。虽然她自己也很久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可是这些诊状也不能说是SARS啊,再说儿子的病并没有传染,这么多亲人守候在旁边,这么多的医生护士全力的抢救,也没有一个被感染的啊,怎么会呢?

  (二)

  母亲每天晚上都呆在电视机旁了,她突然觉得有一件事迫切的需要了解,那就是SARS。

  多么相似的病情啊,母亲看到了那些SARS病人跟儿子一样的痛苦表情,让人窒息的喘息,剧烈的咳嗽,还有眼睛里流露出的对生命的渴求,母亲忽然觉得这些人跟她儿子一样让她揪心,她几乎已经认定,儿子的病症就是这可恶的SARS,极有可能的是,病传到他身上已经没有传染性了,虽然这种假设没有科学性,但母亲相信,那是儿子冥冥之中的善心所致,他即便是走了,也不愿意连带他的亲人和周围的人,母亲坚信是这样的。

  母亲在电视上看到了SARS元凶的彩色病菌图,冠状,繁杂的色彩带着极度的嚣张,尤其中间生着两颗眼睛,阴险毒辣的望着,一副挑衅人类的模样。母亲从来没有看过一个病菌细胞竟然也会生出如此为什么孩子在治疗期间,癫痫病情还是会反复的发作?凶险的一对眼睛,心中陡然升起的仇恨,就跟对日本鬼子一样的刻骨!

  病情在一天天的扩大蔓延,母亲心急如焚,她已经看到太多的死亡了,这是一场多么残酷的死亡啊。有些人一被拉进了医院,那就意味着与亲人的永别,为了防止疫情蔓延,一切都必须被隔离起来了,没有亲友的探望,没有临终的遗言,甚至没有遗体的告别,等到与亲人再次相见的时候,就已经是一个冰冷的骨灰盒,从此阴阳两地,生死茫茫了。

  往往这个时候,母亲就感到痛不欲生,她还记得儿子走的那天,她在他身上堆满了鲜花,灿烂的鲜花映着儿子往日一样鲜活的面容,定格成了母亲心中永远的思念,成为母亲与儿子最后告别时的一个小小慰藉,母亲无法想象那样一种无法见上最后一面的永别,那无疑是雪上加霜,痛上加痛啊!

  那是一种只有母亲才能更深了解的痛,记得那天看专题报道:北京中医药大学附属东直门医院急诊科主任刘清泉,在抢救SARS病人的时候不幸自己感染上了,而他体弱的妻子因为给他送饭染上以后就不治身亡了,还能讲话时就一再的要求他照顾好儿子,他们年幼的儿子一个多月以后都不知母亲去逝的消息,一直嚷嚷着要见妈妈。母亲看到这里已经是泣不成声了,儿子走的时候已经说不出话了,但是那张脸上洋溢着的生之渴望母亲永远都记得,似乎还有很多话要对母亲说,一瞬间,那张稚嫩的急切要妈妈的脸和儿子的那张留恋生活的脸交叠在一起,母亲已不清楚离去的是儿子还是她自己了!

  (三)

  连续几天的疫情报告,北京告急,广州告急,山西告急,内蒙告急,整个民族在告急!北京超出了每天两百的新增病例纪录,母亲所在的省份也出现了病例,一刹时,整个中国一片人心惶惶。

  母亲倒出奇的镇定了,一点也不慌乱。她积极的参与着单位的预防SARS工作,喷北京有治疗儿童癫痫医院吗洒消毒水,发放宣传资料,带头搞好办公室的卫生,她给小莉等同事做着细致洗手的示范,象对待自己的女儿一样,严肃而语重心长的告诫着,不能乱吃野生动物,一定要养成良好的卫生习惯!

  儿子是不是死于SARS已经没有必要去追究了,母亲感觉自己已经跟全国人民一道同仇敌忾了,经过这样的一次磨难,她已经将一些以前她从不放在心上的不良的卫生习惯都改正了过来,不仅如此,她还不止一次的制止着吐痰一类的不良行为。有一次在大街上,一个小青年当众奚落母亲多管闲事,母亲也毫不示弱,象攻克SARS病菌一样将那人狠狠的教训了一顿。事后小莉直夸母亲,说她理论结合实际,国情结合病情,将那人骂得哑口无言,落荒而逃。母亲叹气着说:“但愿他能和我一样多看看电视,了解了解SARS的传播途径,别看我平常老骂小日本,人家这方面就是做得比我们强啊!”

  母亲成了SARS新闻的发布专家了,小莉他们问每天新增多少病例,多少临床诊断和疑似病例,出院的人数多少啊,母亲都能毫无差错的回答。在全国病情最为严重的时候,小莉好几次缠着她,像求得保证似的问:“老师,您说这个病它不会没完没了吧?”母亲总是坚定的说:“好孩子,别怕,会好起来的。”#p#分页标题#e#

  是啊,会好起来的。母亲坚信,因为她的心中有一连串英雄的名字:叶欣、丁秀兰、梁世奎、李晓红……,这些战斗在抗击SARS第一线的白衣天使们,用他们郑重的承诺履行着最神圣的救死扶伤的职责,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还有以钟南山为首的医学专家们,正在用他们的才智加紧对SARS病菌的攻克。母亲熟悉着他们,那天在救治儿子的时候,医护人员的全力抢救,就让她看到了他们精神的闪光,母亲也理解着他们,当儿子抢救无效的时候,那位主治医生愧疚的眼里饱含的痛切就不亚于她这个母亲!

  “河南大学淮河医院癫痫科怎么样北京,健康!中国,平安!”母亲在心中热切的呼喊着!

  相信那些日子,所有善良的人们都在关注着疫情的发展。北京啊,你听到没有,中国啊,你看到没有,时刻的祈祷里就有这样一位虔诚的母亲!

  (四)

  终于平息了,终于平息了!

  连续几天的疫情零报告让母亲倍感欣慰,那几天,母亲含着泪,拿着儿子的相片,不住的说:“总算好了,一切都过去了!”母亲觉得不管儿子是不是死于SARS,这个消息无疑对他也是一个很好的告慰。接着是联合国对北京,对中国旅游禁令的全面解除。北京的大街上,一片欢声笑语,瑞气祥和,呈现出了它千年古都的迷人风采;中国的大地上,到处都奏起了凯歌,为赢得了这场没有硝烟战斗的胜利而欢呼。

  母亲同样也带着喜悦,徜徉在大街小巷的人群里,她已经不常常呆在电视机旁了,也喜欢在傍晚华灯初上的时候出来散散步了。坐在绿茵的广场上,看年轻的母亲抱着刚长着两颗牙的孩子呀呀学语,看穿着溜冰鞋的小子丫头们在兜着圈儿欢笑追逐,看年轻的儿女搀扶着年迈的父母在贴心的说着什么……,花儿更加的鲜艳美丽,树木更加的青葱茂盛,街道更加的宽阔整洁,母亲的心里有着说不出的舒坦,她觉得生活原本就该这样美好,比起前段时间广场冷冷清清的景象,这个世界已经回到了它原来的轨道,正在生气勃勃的运行着。

  一个经历住了磨难的民族,会这样更加自信和快乐的生存下去,一个经受住了悲痛的人,他也应该活得更加坚强!母亲想着,四面望着,心情异常的轻松,经过这样一段同呼吸共脉搏的灾难后,她终于走出了心中那片阴霾的天空,将目光投向了远方,那里,彩霞满天,正喇喇热烈的燃烧着……

  明天,又会是更加明媚的一天……

© zw.nksio.com  三十而立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