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软流圈 >  正文内容

当爱已成往事(一)不一样的天空

来源:三十而立网    时间:2020-10-20




  天空的颜色永远是那样的惨灰色,正如同我们的生活,在这个小小的城市里,没有上百万的人口,没有名胜古迹,没有任何一样可以值得夸耀的东西,唯一能拿出来说的是:据说这里是孝子董永的故乡,可就连这一点前几年还和别的省市起过一场冲突。所以,这是个毫无特点的地方,正和中国大多数的地方一样,平凡,平凡得好像不存在于这个世上。可是,人不能够因为平凡就去死,而这个城市也不可能因为平凡而一夜之间消失不见,因此,大家还得活下去,尽管活得是那么的庸碌,那么麻木,那么临近死亡。
  
  现在是下午五点多钟,四月,天气已经开始变暖,相对于冬天,这个季节是好的,听说前几天桃花都开了,人的心情似乎也好了一些。我还是一个人很单调地坐在电脑前,不知道要干什么,玩游戏么?天龙八部这该死的游戏怎么玩都让人提不起精神,副本没什么好刷的,出去砍人么?我怕被人砍死,想砍死别人?那得要花好多的钱,我没钱,所以只好缩着,哪儿也去不了。找人聊天么?我是个不喜欢聊天的人,因为说的都是废话,太没有意义,然而有意义的事我又找不到,所以在这个无聊的地方,我应该算是那个最无聊的人。
  
  唯一值得去说一说的是过会我要去相亲,对于相亲这回事我基本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因为我有一哥们相了有十几次了,没有一次是靠谱的,我自己也有过两次经验,结论是你想用别人的眼光为自己找个老婆那成功率应该是在百分之五以下,如果你还相信爱情这回事的话。不凑巧的是,我就是个相信爱情的人,而且还是很傻逼的那种。
  
  六点钟,人民广场,我们先到的,过了一会儿,一辆电动车出现在我的视线里,从上面下来一对母女,我自然不会去注意那母亲,那女儿我老远的望过去,觉得那蘑菇头真是有够挫的,我心想:看吧,我就说我不会有那么好的运气!可是,走得近了,那女儿却无端的朝我笑了笑,我不知道她是对着我一个人笑呢,还是出于礼貌对我们大家——我和我的介绍者——笑的,总之,这淡淡的一笑把我一下子震住了,我觉得眼前的这个人就好像是从天下掉下来的一般,那么的熟悉,又那么的亲切,有句话说“好像上辈子就认识”,我真有那种感觉。幸福什么时候会降临,你总是无法预料的,它来的时候很突然,让你来不及准备,来不及期待,它说来一下子就来,一个活生生的人,就羊癫疯上来是什么症状?站在你面前。我倒是没显得过于激动,哥们这点定力还是有的,我伸出右手跟她握了握手,她的手好小,好白,没觉得很柔软,但也别有一番滋味。不知道是从哪来的习惯,我跟人打招乎,喜欢握手,以至于很多人都不习惯我的这种方式,但对女孩子,这无疑是个不错的方法,可以明目张胆地捏别人的手。嘿嘿!
  
  我们见了面介绍人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剩下来的时间留给我们,他们说是去吃饭。六点多钟,能去哪呢?吃饭?哪有一见面就吃饭的,好像有点不太自然,于是我们一路走着,好像逛街那样。我是个不善于言辞的人,但这种场合,总不能一句话都不说吧,其实我很想跟她说:“我喜欢你!这辈子你就跟我走吧!”可是我们才相识不到十分钟,这话就算我说得再真诚,也没有人会认为是真的。所以,这话终于没有说。我们谈着各自的爱好,习惯,喜欢看的书。她喜欢看言情,我喜欢看武侠,我问她有没有看过古龙、金庸,她说看过一点,然而我是连一本言情书都没看过,琼瑶阿姨的书写得虽然是那样的惊天地泣鬼神,但书我是一本也没看过,电视嘛,不是我想看,而是我不得不看,因为那力量实在是太强大了。
  
  我不说话的时候,她似乎也不说话,我们并肩走着,因为我长得太高了,她穿着平底鞋,显得比我小好多,我侧着头望过去,笔挺的鼻梁,很美,我也怕她察觉我在看在她,所以,没有多看。不自觉的,走到我以前读书的中学,初中和高中我都是在这里度过的,既然没有什么话好说,那就进去看看,顺便回忆一下从前,也很不错。
  
  学校没有太多的变化,老样子,在那里的五年——正常应该是六年,但我没有读完——我没有觉得太动人,因为那五年里没有什么很特别的事在我的身上发生,那五年只是一段记忆。一个平凡的人,他的人生也应该是平凡的吧!
  
  我带她到我以前的教室,以前打篮球的地方,顺便说一些以前在这里上学时候的事情,她只是很安静的听着,没有说太多的话。这时候,天空竟然飘下来几滴雨,我只能说天公真的是很不做美,本来觉得很惬意的,却硬是要破坏这种气氛,这又不是台湾偶像剧,动不动就下点雨,搞搞浪漫。我不需要浪漫,我要的是惬意。
  
  出现这种情况,我们只好打住了。出了校门,她突然问我:“你喝不喝东西?”
  <治疗老年癫痫病的方法br>   我说:“你想喝什么?”我自然是不渴,但她这么问我,很显然是她渴了,于是,我们在校门旁边的一家小店里买了一杯可乐跟一杯红茶。
  
  雨,居然没有下大的趋势,疯狂了一阵之后就慢慢的平息了下来,在不知不觉中,天已经黑了,这个城市的夜晚,我从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同,但今天似乎的确是有一点不同了。因为这是我第一次跟一个女孩子肩并着肩走在满是灯光的街上,这一点连我自己都有点不相信,本人今年可是已经到了二十六岁的高龄了,但这,的的确确是真的。
  
  从没有谈过恋爱的人自然是不知道如何去谈恋爱的了,但这也好像并不需要去学,吃饭、逛街、看电影,好像大家都这样,那么在这件事情上我也不需要干出什么惊人之举,照着前辈们的路走就是了。
  
  吃完饭,我说去看电影,她说好。我们这个小城,只有一个很破的电影院,打从我们上学的时候起,就不知道去过多少回了。我上电影院,除去在校的时候跟着一帮子同学去之外,只有过一次,那是跟一个亲戚家的女孩子,有四五年了吧,那时候,我还很年轻。电影院这地方,我想除了爱侣们或者是有点暧昧关系的男女们去之外,恐怕是没什么人愿意去的,因为要想看电影,大可以在电脑上看,最多不过比首映迟个几天,但这又有什么关系?难道有一种电影可以让人非要立刻看完的么?我想是没有的,电影,只是人们生活中的点缀。
  
  到了影院门口,看海报,有一个叫做《新刀剑笑》的,华仔版的《刀剑笑》我自然是看过的,但这个“新”的,我不但没看过,简直就没听过,看来我这个人真是很孤陋寡闻的。不管是什么,反正我来这里并不是真的为了要看电影,其实我现在最想做的事是,牵着我旁边那个女孩子的手,然后深情地对她说:“今晚,你真美、、、、、、”然后我揽着她的腰,吻她!你想一个到了二十六岁高龄的人,看到一个很有感觉的女孩子,他会是什么心情呢?然而,我必须得忍耐,我不能太唐突,不然人家一定以为我是个流氓。首先,我分不清楚我到底算不算是个“色鬼”,因为我看到女人们雪白的胳膊或者是脖子,会想到她们的裸体,鲁迅先生曾经批判过这个“中国式的联想”,但我想那是在旧社会,人民还在水深火热之中,而如今总比那时候要强多了,我想鲁迅也不是个古板的人,他会理解我这个极度闷骚型男哪些药物治疗羊角风更好的。
  
  买好票,就进了一条黑黢黢的通道,拨开一道帘子,进到里面,满场只看到两个人的脑袋的影子,我心想:这回可真是失算了,没想到居然会这么冷清,简直一点约会的气氛都没有嘛,砸了!
  
  “真清静!”那女孩说。
  
  “是啊,没想到会是这样。”我说。
  
  “这样也挺好啊,像包场!”
  
  “呵呵,对对,我们只花了四十块,就包了二分之一的场,蛮划得来的。”
  
  “就是!”
  
  坐下来之后,我去买了两杯水、瓜子跟爆米花,再看时,又多了几个人,感觉不那么孤单了,电影也正开始。
  
  虽然拿看电影当幌子,但我又不能动手动脚的,老实坐着,很不爽的。其实对于看电影这事大家都是心知吐明的,知道只是耗时间罢了,本来这绝不是我的风格,但我不能强求别人按着我的风格走,起码现在不行。
  
  一边看我们一边聊着闲天,说说人物,品品服装,那么不咸不淡的电影我们居然也看完了,散场的时候总算有这几点收获:一,她的名字叫易沫;二,她今年二十二岁,比我小四岁;三,她的生日是十月二号,比国庆节迟一天;四,她的QQ号我已经存了;五,她的手机号码我吹牛说我已经背熟了,下辈子都会记得;六,我告诉她我的名字叫唐少桀。有这六点,我总算觉得对得起这个夜了,出影院的时候地上居然还有点湿,可能在看电影的时候又下了点雨。
  
  “你急着回家么?”我问她道。
  
  “不急。”易沫说。
  
  “那我们去吃点宵夜吧,你肚子饿么?”我说。
  
  “好啊,虽然不饿,但还早,就听你的吧!”
  
  我心想:这姑娘要得,还蛮听话的,说话很直接,又带那么点婉约,正是哥哥我喜欢的那一型!我于是给个朋友打了个电话,让他坐陪,老两个人那么大眼瞪小眼的也不合适,这是个美好的夜晚,和别人一起分享是种美德。
  
  在一家烧烤店,我点了烤肉、花生、毛豆、烤鱼还有啤酒,还没开始吃,我那朋友就来了。他看见我跟一女的坐在一起似乎很诧异,看了我一眼,又走开了,过一会儿又走哪些食物可以调解癫痫回来,我说:“你找什么呢?”
  
  他道:“这不是正在找你嘛,原来我眼睛没花。”
  
  “靠,你这是什么意思!”
  
  “不是,我有点不习惯。”他道。
  
  “你不习惯什么?”我问他。
  
  “你旁边怎么坐着位美女呢,我一来就看到你了,但我以为我看错了,原来没有。”他一边说一边笑的坐了下来,样子极其猥琐,我真想用脚踢他的屁股。
  
  “这是我好朋友,李冶,我们初中高中都是同学。”我介绍道。
  
  “你好你好、、、、、、”李冶那小子立马站起来躬身道,整个一绅士作风,但很显然他并不是个绅士。
  
  “这位是?、、、、、、”他故意把话只说一半,一只手指着易沫,侧着头满脸带着一种不怀好意的贱笑看着我道。
  
  “她叫易沫。”我装做不懂他的坏笑,淡笑着道。
  
  易沫也只是微笑不语,暗淡的灯下,那浅浅的一笑,仿佛一下子从她的脸上飞了下来,直钻进我的心里。那一晚,我还特别写了首诗:
  
  灰蒙蒙的,苍白的天啊,
  
  你像一幅淡淡的水墨画,
  
  虽然不知道你画的是什么,
  
  但你宁静的胸怀,是我的心此刻最真实的写照。
  
  难忘我的母校啊,
  
  那如金子般的光辉岁月,
  
  你是我所知的母校么?
  
  是的!
  
  你是我所知的母校么?
  
  不是的!
  
  这个娴静的傍晚,
  
  你怎么如此的熟悉,
  
  又如此的亲近?
  
  原来你不过是道风景,
  
  真正潜入我灵魂深处的,
  
  是那淡淡的,
  
  却很灿烂的笑容、、、、、、
  
  写完之后我很得意,把它传到了空间里,我想,明天那帮家伙们一定会大吃一惊的!

上一篇: 让我忧伤让我爱

下一篇: 也属于爱情

© zw.nksio.com  三十而立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