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软流圈 >  正文内容

与经典对话-《滕王阁序》教学札记

来源:三十而立网    时间:2020-11-20




与经典对话-《滕王阁序》教学札记

  引导语:欢迎大家学习与经典对话的《》教学札记,希望可以帮助大家。

  与经典对话——《滕王阁序》教学札记

  经典文本的独特之处在于,你每一次面对它时都如面对一个新的存在,无论你曾经多少次阅读阐释过它。而这恰是语文教学的魅力所在,也是语文教师的痛苦所在。

  当我把上面的话帖在微博上的时候,皮鼓兄的留言使我豁然:

  因為經典必須在當下複活,必須與你的存在進行生生不息的對話,否則,經典便只是外在於你的僵死的知識。——這正是教學的難點所在也是魅力所在,是閱讀的困難所在也是吸引所在。

  一如王羲之的《兰亭集序》,曾经在羲之的故乡面对着巨大的《兰亭集序》碑铭而潸然落泪,如今再读,却少了那种契入肺腑的疼痛。的《滕王阁序》也是如此,是经典,是千古美文。然而语文教学即要求教师能够感受得到语言文字的美丽与魅力,还要求教师能够把这种感受准确诗意的传达出来,这种传达是一种艰难的过程。

  时常有这样的欣慰与遗憾,往往在走出教室的时候,才对所讲述的文本有了一种了悟与豁然。多有这样的经历,备课时悉眉不展,山穷水覆;课堂进行到激奋处,口吐莲花,柳暗花明。只因在那样的情境下,你的情感与生命才走进那冰冷的文字中,与千百年前沸腾的心脏一起跳动,重温那千百年前纵情奔放的欢歌与悲吟。

  在撕裂与折磨中,把《滕王阁序》结束了。事后想想,有些东西可以记下来。

  一、忌从第一段开始,即使介绍第一段,也忌坐实,我们的文言文教学最怕的是面面俱到,仿佛把我该讲的都讲了,学生不会不喜欢,我也没有责任了。

  忌上来介绍王勃――就后面的内容而言,王勃的经历遭遇结合他失意的文字来说,最好。

  二、从题目《秋日登洪府滕王阁饯别序》,可以略略介绍“洪府”,然后直接导入“秋日登”阁,对文章中的美景进行赏析。

  三、王勃笔下的秋景极美,关键是如何才能很好把美景传达的给学生,这里面最重要的是问题的设置,因为只有恰当的问题才能逗引起学生的思维,而我们的教学大多止于所谓的“诗”――常常沦为煽情。

  比如“潦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两句,哪有什么“寒”潭,而从来没有什么“紫”山,作者为何如此写来而我们反觉顺畅雅致?

  比如在写美景时为何突然插入“闾阎扑地,钟鸣鼎食之家;舸舰迷津,青雀黄龙之轴”“渔舟唱晚,响穷彭蠡之滨”之类的语句?这里其实写南昌城的繁华富庶以及调进百姓生活的闲适富足。此一段可以和柳永的《望海潮》对照阅读,我试着让学生对照着写了几个,感觉很意味:

  杭州: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

  南昌:闾阎扑地,钟鸣鼎食,参差十万人家。

  杭州: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

  南昌:青雀黄龙繁华。有落霞孤鹜,秋水长天。雁阵惊寒,渔舟唱晚……

  四、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这是王勃文字中传唱最为久远的一句,然而它究竟美在何处呢?

  在讲述之前,我先给学生设置了一个问题。

  杨柳不遮春色断,一枝红杏出墙头。

  ――《马上作》

  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

  ――叶绍翁《游园不值》癫痫怎么才能治根

  叶诗是否抄袭之作?

  落花与芝盖齐飞,杨柳共春旗一色。

  ――庾信《马射赋》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王勃《滕王阁序》

  王文是否抄袭之作?

  其次进行意象分析。

  庾信文句的意象是:落花 芝盖 杨柳 春旗

  王勃文句的意象是:落霞 孤鹜 秋水 长天

  这里有几个要点。

  1是有生命的孤鹜,使整修图画动了起来,充满了生命力。

  2是色彩。既灿烂又纯净。

  3是开阔的视野,天上布满晚霞,天空中一只大雁飞过。秋天的水与广阔的天空相接,呈现出同一种颜色。组成了一幅天地浑然一体的波澜壮阔的画面。没有广阔的胸襟和气度的人,是断不能写出这样视野开阔的句子来的。都督阎公与其说是为王勃《滕王阁序》中的这两句而赞叹,不如说是为王勃蕴涵在这简单的.句子中的胸襟和气度以及才气所折服了。

  4是景与情的交融。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这里是否可以改为“落霞与群鹜齐飞”?

  我们在许多图片资料中看到的都是许多只鸭子一起在晚霞中高低错落地飞着。还有《如梦令》词中所写“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因此王勃所看到的很可能是“群鹜”而非“孤鹜”?

  与“落霞”齐飞的那只“孤鹜”,与其说是一只大雁,不如说是王勃自身的写照,是王勃的怀才不遇的孤独感在文句中的间接反映。

  五、天高地迥,觉宇宙之无穷;兴尽悲来,识盈虚之有数。这是王勃由乐转悲的两句诗文。该如何解读?

  有时感觉经典的文字有时是无法解释与翻译的,比如“天高地迥”“宇宙无穷”这八个字,它写尽了天地之苍茫辽阔之景。那么悲从何来呢?

  正如《韩诗外传》所载,孔子曰:君子登高必赋。首先登高之后,人的视野开阔,能够感受到宇宙之阔大。而高台大多在野外,孤独的诗人在苍茫的旷野之中登上高台,在宇宙苍穹的广阔与恒久的对照之下,个体的渺小与短暂感凸显的淋漓尽致,于是那种发端于个体而实属于人类的伤感与悲痛不可遏止的涌上心头。正如陈子昂在古幽州台上所悲歌的那样:

  前不见古人,

  后不见来者,

  念天地之悠悠,

  独怆然而涕下。

  六、作者的情感变化是这篇文章的一个主线,如何理解。

  问题讨论:有人说对失意人生的悲叹是这篇文章的本质,你是否同意。

  可以说,王勃在最初表现出来的逸兴只是斯时斯地的感触,真的是“躬逢盛宴”而已,最后对宾主的客套寒暄也是表面文章,对《滕王阁序》而言,这些均不足观。足观的是“失路之人”在强烈的渴望“望长安于日下”,在热切的盼望“奉宣室以何年”;足观的是“时运不齐,命途多舛”之人,在痛苦又慷慨地自己给自己加油鼓劲呐喊助威,“老当益壮”“穷且益坚”;足观的是“有怀投笔”者“无路请缨”,只好“奉晨昏于万里”,无奈到绝望。只有体会笑脸背后不堪回首的坎坷经历,年轻背后的沧桑,辉煌后的伤痕。这样的情感才是最真的,这样的千古同悲才是文章真正的魅力所在。

  在大起大落、腾挪跌宕的笔势下,交织着王勃内心的希望与失望、追求与痛苦、奋进与失意,隐藏着一颗不甘寂寞的灵魂。一介书生无法济世匡时却又积极进取,他于痛苦中自励,从困厄中振奋,在逆境中吟唱,奏出了初唐时的生命最强音。这癫痫病人吃什么病好?是文章最令人动容之处,也使此文历经千载超越了时空!

  七、对《滕王阁诗》的理解。

  《滕王阁诗》为序文所掩没已久,而此诗中一些句子可令人想起一些名篇名句,与之相较而毫不逊色。比如“物换星移几度秋”使人较自然的联想起杨慎的“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槛外长江空自流”,使人自然的想起的“唯有长江天际流”。

  教师可引导学生对此诗作鉴赏,可参考《鉴赏辞典》的解释:

  第一句开门见山,用质朴苍老的笔法,点出了滕王阁的形势。滕王阁故址在今江西新建西章江门上,下临赣江,可以远望,可以俯视,下文的“南浦”、“西山”、“闲云”、“潭影”和“槛外长江”都从第一句“高阁临江渚”生发出来。滕王阁的形势是这样的好,但是如今阁中有谁来游赏呢?想当年建阁的滕王已经死去,坐着鸾铃马车,挂着琳琅玉佩,来到阁上,举行宴会,那种豪华的场面,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第一句写空间,第二句写时间,第一句兴致勃勃,第二句意兴阑珊,两两对照。诗人运用“随立随扫”的方法,使读者自然产生盛衰无常的感觉。寥寥两句已把全诗主题包括无余。

  三四两句紧承第二句,更加发挥。阁既无人游赏,阁内画栋珠帘当然冷落可怜,只有南浦的云,西山的雨,暮暮朝朝,与它为伴。这两句不但写出滕王阁的寂寞,而且画栋飞上了南浦的云,写出了滕王阁的居高,珠帘卷入了西山的雨,写出了滕王阁的临远,情景交融,寄慨遥深。

  至此,诗人的作意已全部包含,但表达方法上,还是比较隐藏而没有点醒写透,所以在前四句用“渚”“舞”“雨”三个比较沉着的韵脚之后,立即转为“悠”“秋”“流”三个漫长柔和的韵脚,利用章节和意义上的配合,在时间方面特别强调,加以发挥,与上半首的偏重空间,有所变化。“闲云”二字有意无意地与上文的“南浦云”衔接,“潭影”二字故意避开了“江”字,而把“江”深化为“潭”。云在天上,潭在地下,一俯一仰,还是在写空间,但接下来用“日悠悠”三字,就立即把空间转入时间,点出了时日的漫长,不是一天两天,而是经年累月,很自然地生出了风物更换季节,星座转移方位的感慨,也很自然地想起了建阁的人而今安在。这里一“几”一“何”,连续发问,表达了紧凑的情绪。最后又从时间转入空间,指出物要换,星要移,帝子要死去,而槛外的长江,却是永恒地东流无尽。“槛”字“江”字回应第一句的高阁临江,神完气足。

  先给学生抄写了在微博上看到的周国平的两段文字:

  怎樣才能使我們的靈魂越來越豐富?當然,途徑很多,但我強調兩點。第一點要有內心生活,要養成一種獨處的習慣;另一個重要途徑是閱讀。

  靈魂永遠只能獨行。當一個集體按照一個口令齊步走的時候,靈魂不在場。當若幹人朝著一個具體的目的地結伴而行時,靈魂也不在場。不過在這些時候,那缺席的靈魂很可能就在不遠的某處,你會在眾聲喧嘩之時突然聽見它的清晰的足音。

  然后是文章的最后一段:

  呜呼!胜地不常,盛筵难再;兰亭已矣,梓泽丘墟。这一十八字,学生读得平淡而无味。于是示范读,齐读,男女生分读。

  然后把这十八字分成两行来比较。

  胜地,盛筵;兰亭,梓泽。  上面均是优美繁华盛大的代名词。

  不常,难再;已矣,丘墟。  下面均是无常荒芜伤感的代名词。

  作者用寥寥数语,写尽古今盛会曲终人散,无迹可寻的凄凉。这繁华与荒芜的对比的诗文在历史文化长河中俯拾皆是。比如李白的《越中览古》:

  宫女如花满春殿,如今唯有鹧鸪飞

  比如刘禹锡的《乌衣巷》

 晚期的癫痫病可以治愈吗 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然后再回归到写作上来。作者在这十八个字里使用的修辞手法有:对偶对比排比(铺排),这种意思只用“胜地不常,盛筵难再”亦或“兰亭已矣,梓泽丘墟”就已经可以表达出来,但作者为何连用四个四字句加以说明,就是为了形成文章那种排山倒海势不可挡的气势。文气畅达,是好文章的标准之一。

  比如我们学习《过秦论》时所讲的。

  “有席卷天下、包举宇内、囊括四海之意,并吞八荒之心。”“南取汉中,西举巴蜀,东割膏腴之地,北收要害之郡”等等。

  最后是《滕王阁诗》,关键指导学生诵读。

  四句诗,大抵是前半句高昂,后半句低洄。指导学生读出音乐的节奏与韵律来,当时既有齐读,又有男女生比赛着读。只要教师指导到位,诵读是理解诗歌的非常好的形式。

  中间那个“朝飞”学生一直读不成chao飞,我故意不说,让学生反复诵读这两句,最后学生终于豁然而笑。

  [知识拓展]

  滕王阁序

  朝代:唐代

  作者:王勃

  原文:

  豫章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轸,地接衡庐。襟三江而带五湖,控蛮荆而引瓯越。物华天宝,龙光射牛斗之墟;人杰地灵,徐孺下陈蕃之榻。雄州雾列,俊采星驰。台隍枕夷夏之交,宾主尽东南之美。都督阎公之雅望,棨戟遥临;宇文新州之懿范,襜帷暂驻。十旬休假,胜友如云;千里逢迎,高朋满座。腾蛟起凤,孟学士之词宗;紫电青霜,王将军之武库。家君作宰,路出名区;童子何知,躬逢胜饯。(豫章故郡 一作:南昌故郡)

  时维九月,序属三秋。潦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俨骖騑于上路,访风景于崇阿。临帝子之长洲,得天人之旧馆。层峦耸翠,上出重霄;飞阁流丹,下临无地。鹤汀凫渚,穷岛屿之萦回;桂殿兰宫,即冈峦之体势。(层峦 一作:层台;即冈 一作:列冈;天人 一作:仙人)

  披绣闼,俯雕甍,山原旷其盈视,川泽纡其骇瞩。闾阎扑地,钟鸣鼎食之家;舸舰迷津,青雀黄龙之舳。云销雨霁,彩彻区明。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渔舟唱晚,响穷彭蠡之滨,雁阵惊寒,声断衡阳之浦。(轴 通:舳;迷津 一作:弥津;云销雨霁,彩彻区明 一作:虹销雨霁,彩彻云衢)

  遥襟甫畅,逸兴遄飞。爽籁发而清风生,纤歌凝而白云遏。睢园绿竹,气凌彭泽之樽;邺水朱华,光照临川之笔。四美具,二难并。穷睇眄于中天,极娱游于暇日。天高地迥,觉宇宙之无穷;兴尽悲来,识盈虚之有数。望长安于日下,目吴会于云间。地势极而南溟深,天柱高而北辰远。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怀帝阍而不见,奉宣室以何年?(遥襟甫畅 一作:遥吟俯畅)

  嗟乎!时运不齐,命途多舛。冯唐易老,李广难封。屈贾谊于长沙,非无圣主;窜梁鸿于海曲,岂乏明时?所赖君子见机,达人知命。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酌贪泉而觉爽,处涸辙以犹欢。北海虽赊,扶摇可接;东隅已逝,桑榆非晚。孟尝高洁,空余报国之情;阮籍猖狂,岂效穷途之哭!(见机 一作:安贫)

  勃,三尺微命,一介书生。无路请缨,等终军之弱冠;有怀投笔,慕宗悫之长风。舍簪笏于百龄,奉晨昏于万里。非谢家之宝树,接孟氏之芳邻。他日趋庭,叨陪鲤对;今兹捧袂,喜托龙门。杨意不逢,抚凌云而自惜;钟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惭?

  呜乎!合肥市癫痫病医院哪几家胜地不常,盛筵难再;兰亭已矣,梓泽丘墟。临别赠言,幸承恩于伟饯;登高作赋,是所望于群公。敢竭鄙怀,恭疏短引;一言均赋,四韵俱成。请洒潘江,各倾陆海云尔:

  滕王高阁临江渚,佩玉鸣鸾罢歌舞。

  画栋朝飞南浦云,珠帘暮卷西山雨。

  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

  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

  写作背景

  滕王阁因滕王李元婴得名。李元婴是唐高祖李渊的幼子,唐太宗李世民的弟弟,骄奢淫逸,品行不端,毫无政绩可言。但他精通歌舞,善画蝴蝶,很有艺术才情。他修建滕王阁,也是为了歌舞享乐的需要。这座江南名楼建于唐朝繁盛时期,又因王勃的一篇《滕王阁序》而很快出名。韩愈在《新修滕王阁记》中说:“愈少时,则闻江南多临观之美,而滕王阁独为第一,有瑰伟绝特之称。”

  《滕王阁序》全称《秋日登洪府滕王阁饯别序》,又名《滕王阁诗序》《宴滕王阁序》,写于何时,有两种说法。唐末五代时人王定保的《唐摭言》说:“王勃著《滕王阁序》,时年十四。”那时,王勃的父亲可能任六合县(今属江苏)令,王勃赴六合经过洪州。又这篇序文中有“童子何知,躬逢胜饯”之语,也可佐证。元代辛文房《唐才子传》认为《滕王阁序》是上元二年(675)王勃前往交趾(在越南河内西北)看望父亲(那时他父亲任交趾县令),路过南昌时所作。从这篇序文内容的博大、辞采的富赡来看,更像是成年作品。“童子”不一定就是指小孩,也可以是表示自己年轻无知的谦词。何况序文中有“无路请缨,等终军之弱冠”的话,“弱冠”是指二十岁。所以,关于写作时间,课文的注释解说采用后一种说法。

  《新唐书·文艺传》记滕王阁诗会为:“九月九日都督大宴滕王阁,宿命其婿作序以夸客,因出纸笔遍请客,莫敢当,至勃,泛然不辞。都督怒,起更衣,遣吏伺其文辄报。一再报,语益奇,乃矍然曰:‘天才也!’请遂成文,极欢罢。”可见当时王勃年轻气盛,才华横溢,挥毫泼墨,语惊四座的情景。

  关于《滕王阁序》的由来,唐末王定保的《唐摭言》有一段生动的记载。原来阎公本意是让其婿孟学士作序以彰其名,不料在假意谦让时,王勃却提笔就作。阎公初以“更衣”为名,愤然离席,专会人伺其下笔。初闻“豫章故郡,洪都新府”,阎公觉得“亦是老生常谈”;接下来“台隍枕夷夏之郊,宾主尽东南之美”,公闻之,沉吟不言;及至“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一句,乃大惊“此真天才,当垂不朽矣!”,出立于勃侧而观,遂亟请宴所,极欢而罢。

  还有一种说法《唐才子传 王勃》父福畴坐是左迁交趾令。勃往省觐,途过南昌,时都督阎公新修滕王阁成,九月九日,大会宾客,将令其婿作记,以夸盛事。勃至,入谒,帅知其才,因请为之。勃欣然对客操觚,顷刻而就,文不加点,满座大惊。酒酣辞别,帅赠百缣,即举帆去,至炎方,舟入洋海,溺死,时年二十九。

  父亲王福畤被牵连贬为交趾县令。王勃前往探望,路过南昌。当时都督阎公新修成滕王阁,九月九日,大宴宾客,准备让他的女婿写篇记,来夸耀这一盛事。王勃到此拜见阎公,阎公知道他的才华,就请他来作记。王勃欣然对客提笔,一会儿就写成了,还不加修改,满座宾客大为惊奇。酒酣辞别。阎公赠送他一百匹缣,他就扬帆离去。到了炎方,船入大海,王勃被淹死,当时是二十九岁。

【与经典对话-《滕王阁序》教学札记】相关文章:

1.

2.

3.

4.

5.

6.

7.

8.

© zw.nksio.com  三十而立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